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 .
61 days ago
13 / 24
Unfiled. Edited by Arsene L 61 days ago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跨藝所 空間與文化研究室

57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Dish Keke 57 days ago
空間既不是起點,也不是一個終點 > 它是一個中介、手段、工具中間物媒介
 
 
Dish K 工具性空間 會允許暴力來實現某種連續性,將現實的種種的矛盾
連續性與嚴密性這兩個術語指的是人們所尋求的、想要得到的、所規劃的規則
 
 
 
 
 
  • 反駁:
談再生產,
 
生產關係的這種再生產不再和生產方式的再生產同步;它透過日常生活來實現。
 
 
第四假設
 
 
57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陳暐婷 57 days ago
並提供幾部電影可以協助了解這篇文章:
《攻殼機動隊》(2017)、第四公民》(2014)
《雲端情人》(2013)、《露西》(2014)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2016)
陳暐婷 《The Internet's Own Boy: 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網際網路之子(2014)
 
59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Arsene L 59 days ago
田野的過程就是一個解答謎題的過程,一個基地讓你產生很多困惑,而你要試著回答他
 
59 days ago
18 / 45
Unfiled. Edited by Arsene L 59 days ago
Geert Lovink, Social Media Abyss, Polity. (中譯本即將出版)-柯柯
  • 社交媒體炒作之後:處理信息超負荷>柯
  • 比特幣必須去死永淇 
  • 城市化作為動詞地圖並非是科技>永淇
  • 新批評的網絡碎片化王安
  • 佔領與組織化的網路社會學>柯
 
59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Alfa Gallagher , Arsene L 59 days ago
11.網絡批判的碎片-王安
 
 
Arsene L
  • "他們在文化工業的歷史中被最殘忍的暴徒所毀滅"
 
 
Alfa G 1.鏈接的追溯性批判
 
  •   1980 年代,鏈接被認為是種禮貌的圖書館科學技術,邀請我們拓寬智,打開感知之大門並進入新的世界。
  • 在網絡上,沒有無知的鏈接。美國法官理查德·波斯納(Richard Posner)曾經提議阻攔關於報紙章或任何沒有獲得版權方許可的有版權讀物的鏈接。
  •  在數十年來的互聯網遊戲中,正如許多已經提及的,鏈接仍舊存在,並且目前被「點讚」代替。
 
 
2.互聯網並檔案
 
  • 由於國家與企業利益,“網絡之網絡(network of networks)”太過於有活以及不穩定,以至於它對於文化事物的長期保存不再是有用的。
  •   所有檔案都需要策展,這就是為什麼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並不存在數據檔案。
 
檔案的要考慮和的在於保護系列物料直到世界準備好處理它。在一些情況中,這可能是幾個(或幾年);在另一些情況中,可能是一個世紀或更久。因此,檔案的未來是絕對線下的。
 
3.惡搞
 
  • 這裡沒有文化理想,只有憤怒。
  • 社會中的真實並不是種合作性的努力,它是由1000塊拼圖組成的集合,但它在純粹的(話語)暴力之下被揭穿
 
 
4.新媒體作為職業
 
  • 「新媒體」作為標簽消失了,更多是由於它的倡議者的烏托邦並沒有將其物質現實化。
 
 
5.對攝影的普遍存在的回應
 
  •   當型化技術開始發布命令、照相機變得無處不在時,又會發生什麼呢?
  •     照不再是講述故事,也不再作為一種裝飾。因為有了實時圖像傳輸和攝像頭的無所不在,圖像作為證據增加了其重要性。
 
6.對實時的永恒回歸
 
  •    臉書和推特潛在的概念完全不是實時的——恰恰相反。這些平臺在全球層化合所有不同的時間,並且將歷史時間呈現為一種擬-新型體驗:一種當接入我們的時間線便展開了的時間。
 
 
7.科技精英的微觀社會學
 
2015《摩天樓》
 
  •  人治理又重新回到臺面。它最終被交給了私監控公司、警察和軍隊,同時精英們正忙著他們己的事務。
 
  •   矽技術精英拒絕管制。他們對於參與進任何有「合理的玩家」(例如非政府間組織、國家機構……)的「全球性管制遊戲」都是遲疑的。
 
  • 也許是新的上層階級,但是他們將“管制階級”這一色外包給了第二等級精英,這一色以他們的名義對國家中的剩餘的人進行政管理。
 
59 days ago
Unfiled. Edited by 陳怡靜 59 days ago
網路憤怒
 
 
陳怡靜 強納森·法蘭森(Jonathan Franzen,出生於1959年8月17日),美國小說家和散文家。他2001年的小說《修正》,是一個龐大的諷刺家庭劇,獲得了廣泛的一致好評,贏得了美國國家圖書獎都柏林文學獎,入圍普利茲小說獎。《自由》(2010年)出現在《時代雜誌》的封面上,旁邊的標題是「偉大的美國小說家」。《自由》也被視為偉大美國小說之一。
出生於美國伊利諾州,母親是美國人,父親是瑞典人。在聖路易度過幼年時光,1981年從斯沃思莫學院(Swarthmore College)畢業,主修德文。1979-1980年,通過韋恩州立大學設立的“去慕尼克讀大三”合作項目,他曾到德國留學。1981-1982年,獲歐布萊特獎學金在柏林自由大學學習。
 
‧2013《The Kraus Project》:以註腳表達對21世紀媒介批判。
卡爾‧克勞斯(1874-1936),出生於奧地利一個猶太商人家庭,二十世紀初重要奧地利作家,也是語言與文化評論家、記者、詩人、諷刺作家。文學與政論雜誌《火炬》的創辦人,一九一一年起為唯一撰稿人。這份刊物評批奧地利中產階級的自由主義以及自由派報刊,認為其應對歐洲傳統文化精華的衰落負責。一九三六年《火炬》發行最後一期後,他在黑暗中遭腳踏車撞成重傷,最後心臟病發過世。
‧法蘭森與歐普拉:法蘭森2001年出版長篇小說「修正」時,被當時著名的「歐普拉閱讀俱樂部」選為傑出作品,但法蘭森聽說俱樂部選書是為了給女性讀者,質疑歐普拉選書「過度感性,角度單一」,因而取消該節目的邀約。
‧法蘭森與亞馬遜:電子圖書正在摧毀社會(讀者評價、資本主義…)
 
‧是社交媒體缺席者對媒介的批判?
‧法蘭森:科技的最終目標是取代一個對我們的願望無動於衷的自然世界
‧社交媒體的自戀性趨勢
‧法蘭森對於參與式網絡文化的非參與性
‧為什麼對數位垃圾壓抑的造反不能在一種公開、有深度討論的情況下上演?
‧法蘭森不是在解決時代的”重大話題”,而是在扮演一種”快樂的懷恨在心者”
 →陳述現況,非解決問題
‧為何網絡批判沒有在當代媒介空間與藝術產業中被受到重視?
→網絡作為數位化存在的基礎,是自然的
→《互聯網不存在》:看不見,"無顏且無形","我們仍然在努力攀爬去到它的內部,成為網絡的一部分,但是我們將永遠不會到達一個不存在的事物的內部..."
.1不支持也不反對,在大肆炒作後自願佔有數位產品和服務。科技通過預先決定的事件過程來達到擾亂用戶。
‧批判的有用性?批判的不健康不是不健康的?
‧斯洛特戴克:任何哲學的、文化的重要性都始於憤怒。真正的怒吼與對憤怒的狂熱?
‧我們怎樣在這樣一個充滿管道與意見的世界理解當局?
‧目前互聯網話語只能以一種單向度的、二元的方式錫城精神與再現之間的張力:要嘛你被允許表達你想說的,要嘛你的貢獻需要被管制和最終被禁止的。
‧對法蘭森而言,真正的議題不是互聯網本身,而是它使人上癮的特質。"你不能從網絡社會中逃脫,你變得從體力上開始依靠它,這是你所達到的臨界點"
‧我們的設備激發了一種生活方式,這些設備獨是簡單的個人選擇的結果。我們不是因為酬謝而買這些產品,而是先令我們自己有了這些配備,然後進入這世界。
‧法蘭森所表達的是一種對建造更加智能的網絡文化而喪失機會的愧疚。我們需要它並且實踐它,媒介多樣性、多樣化來源,一種除卻了老套記者、評論家、主持人與霸權頻道中可以預見的輿論意見的權威聲音的新型場景。
‧在這個時代,科技準確來說,沒有物質化為一種更加民主和開放的網絡社會。
‧我們有責任維持自己
 
 
 
 

Contact Support



Please check out our How-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 :)

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 Thanks!


Log in